栏目导航

潇洒女性网 时尚 生活 娱乐资讯网站 社区 新闻中心 企业文化 地方资讯
潇洒女性网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潇洒女性网 >

“特工之王”李克农:因特殊身份死因被“非议”儿子出面回应

发布日期:2021-06-10 10:4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他多次深入龙潭虎穴,刀尖舔血,九死一生;他长期驻足特殊战线,坐镇幕后,运筹帷幄;他大搞情报战、保卫战,不费一兵一卒便立下赫赫奇功;从揭露重庆谈判陷阱,到指挥朝鲜停战协议,他居功至伟。

  他就是中共“特工之王”,新中国唯一没有带过兵、打过仗的开国上将:李克农。

  1962年2月9日正逢大年初五,这个本该喜气洋洋、欢声笑语的日子里,一个噩耗却让中国大陆蒙上了一层阴霾。这一天晚上9点,为新中国解放事业立下汗马功劳的李克农将军,在北京协和医院逝世,享年63岁。

  消息传开后,周恩来、、等一众领导人,纷纷赶往医院吊唁。4日后,2500多位各界人士聚集中山堂,举行了一场隆重的公祭仪式,正式向特工之王李克农告别。

  或许是因为李克农身份特殊、太过神秘,自他去世起,坊间对其死因的猜测一直层出不穷。什么中了美人计,遭美国中情局暗杀,传来传去越发荒诞起来。

  为了制止流言蜚语,李克农的次子李力和幼子李伦最终出面做出了回应。对于父亲的离世,李伦简明辟谣称:“父亲得了脑软化,死时脑子已成糊状”。而李力则是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详细回忆了关于父亲的点点滴滴,他的生活、他的工作,还有那些年里他身上数不清的病痛。

  通过李伦和李力的讲述,李克农之死的真相彻底揭开。没有阴谋,没有暗杀,李克农将军是因脑软化病逝,追根溯源则是因为殚精竭虑,操劳过度,积劳成疾。

  李克农,1899年9月15日出生于安徽芜湖。李克农是家中长子,按照族谱本应唤作李泽田,但因年幼时被过继给本家亲戚,故而改名李克农。

  和清末民初的很多进步青年一样,青年时代的李克农全身心都投入到两件事中:一是投身新文化运动,积极撰稿,努力传播新文化、新思想;二是参与组织芜湖,高举反帝国主义旗帜。在此期间,李克农积累下大量革命经验,也结识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。

  1926年,经著名革命文学作家阿英钱杏村介绍,李克农正式加入中国,他的特工人生也随之揭开序幕。

  李克农性格沉稳大气、机智果决,面对诱惑能做到处变不惊,遭遇危机也能从容老练的应对。正因如此,李克农刚一入党就被委以卧底的重任。

  当时,芜湖有个叫做青帮的组织,头目马玉伯为了在芜湖当土皇帝,他表面上支持配合北伐军,暗地里却与相互勾结。青帮不仅捣毁了当地的工会、农会、党部和群众团体组织,还四处抓捕迫害人和革命志士。

  为了知己知彼,找机会将马玉伯和青帮一锅端,组织决定派人潜伏调查,而李克农和钱杏村二人就被组织看中了。这是李克农第一次执行卧底任务,虽然毫无经验可循,但他却如鱼得水、游刃有余。他们顺利打入了青帮内部,并套取到反动派计划发动“四一八反革命事变”的消息。得益于这条重要情报,中共芜湖党组织的骨干力量得以提前撤离,避免了惨重伤亡,同时也保全了地区革命主力。

  卧底青帮的大获全胜,清晰的展现了李克农的卧底才能,同时李克农自己也深刻意识到了,机密情报究竟有多大的力量。也就是从这个时候起,李克农就基本确定了“特工”这个目标和奋斗方向。

  由于精心策划的反革命事变还没来得及开展就熄了火,愤怒异常。当地一名叫做崔由桢的权贵,为了讨好蒋介石,毛遂自荐出任侦缉队长,开始大肆追捕李克农。尽管成为了敌人的眼中钉,四周皆是黑洞洞的枪口,但李克农毫不畏惧。

  凭借敏锐的洞察力,灵活的应变能力,强悍的心理素质,以及良好的装扮技能,李克农成功甩掉了崔由桢等人。而他的潜伏伪装能力和经验,也得以飞速提升。很快,李克农就成为了中共数一数二的情报高手,担负起最艰巨的任务。

  周恩来总理曾感慨地说:“他们三个人深入龙潭虎穴,可以说是龙潭三杰。如果没有龙潭三杰,中共中央将无法保存,中国的历史将被改写。”周总理口中的龙潭三杰,指的是胡底、钱壮飞和李克农。他们三人成功打入高层,为我党传送了大量重要情报,数次救党员、领导乃至于党组织于危难之中。

  其中最为传奇的就是“顾顺章叛变事件”。顾顺章曾是中国早期领导人,中共秘密特务组织中共中央特科负责人,对我党的最高机密了如指掌,被称为“中共历史上最危险的叛徒”。

  顾顺章奉行“技多不压身”的理念,他能表演魔术、化装伪装、徒手杀人不留痕迹,同时还擅长剖析人的心理,是令敌人闻风丧胆的“全能特工”。然而或许是因为天赋异禀,名气、地位和权力来之过易,顾顺章越来越浮躁不安,逐渐迷失在吃喝嫖赌、骄奢淫逸的生活中。

  为了赚钱满足自己的欲望,顾顺章以魔术师的身份频繁公开表演,最终于1931年4月在汉口的一个表演舞台上被敌人抓获。然后可笑的一幕出现了,身为中央特科第三科、主管叛徒特务事宜的最高负责人。顾顺章竟然在敌人展开威逼利诱、严刑拷打之前主动叛变了。

  为了防止汉口特务卸磨杀驴,同时为自己争取到最大利益,顾顺章要求和蒋介石当面聊情报交易。他还特别提醒汉口警察局局长蔡孟坚一定要亲自秘密送信给蒋介石。如果一切发展顺利,意味着中共地下党组织将遭受毁灭性的打击。

  幸而顾顺章千算万算,还是没能压过天意和巧合。因为贪功心切,汉口警察局局长蔡孟坚不顾提醒,转个头就给中统局长徐恩曾发了封密电。只不过,当时徐恩曾刚好不在局内。这封密电便被手下人直接送到了,早已成为徐恩曾私人秘书兼心腹的钱壮飞手中。更幸运的是,钱壮飞曾经接触过这份密电所使用的绝密级密码本,且对具体内容了如指掌。

  就这样,钱壮飞迅速破译了“顾顺章叛变”的信息,并将情报传送给了李克农。当天夜里,在李克农的传信和安排下,周总理、、陈赓等一大批重要领导人连带着中央机关紧急撤离,避免了毁灭性打击。龙潭三杰也随之撤出,回到中共中央任职。

  只可惜“天妒英才”,1935年时,钱壮飞和胡底先后牺牲。一人被反动歹徒黎丛山推下山崖,一人被张国焘诬蔑为特务迫害。至此,龙潭三杰只剩下李克农一人。

  从钱壮飞和胡底之死就能看出,特工、卧底过的无疑就是刀尖舔血的日子。他们时时刻刻都要保持高度警惕,一言一行都要保证不露分毫破绽,表面上却得装作云淡风轻。他们眼睁睁看着敌人虐待杀害自己的战友同胞,内心恨不得将敌人千刀万剐,面子上却得陪笑着拍手叫好。他们所承受的压力和折磨,是常人难以想象的。

  由于职责的特殊性,李克农养成了保密的习惯,而且保密程度几乎达到了“神经质”的阶段。据李力回忆,李克农每天睡觉前,都会挨着将每个房间都检查一遍。他清楚地记得什么东西以怎样的状态摆放在哪个位置,连铅笔钥匙等细小物件也无一疏漏。一旦孩子们动了他的东西,便会招来一顿责骂。

  与此同时,为了从身体和精神层面保护家人,对于自己的真实身份,李克农也从未对孩子们透露过半个字。以李力的视角来说,他们从小到大都不知道父亲是做什么的,为什么会突然消失十天半个月,和他秘密会面的人又是谁。他们唯一了解的就只有一点,那就是李克农是他们的父亲。

  李力第一次隐晦地知道父亲的工作,还是受邀和毛主席一起吃饭时,毛主席亲口所说的:“你爸爸是个大特务,是的特务”。而李克农直到去世,都没有亲口说过什么。以至于朝鲜副总理亲自带团来华悼念李克农时,李力他们都非常纳闷。

  简单来说,作为高级特工,李克农肩负着异常重大的责任。很多身陷囫囵的中共党员等着他转移救援,而他是否能获取核心情报更是影响着中共作战的成功率。责任有多大,李克农的压力和负担感就有多重。

  工作失误,他自责;部下牺牲,他难过;地下组织被破坏,他就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,主动给中央写检讨。偏偏,这些压力和负面情绪,李克农不能跟任何人说,只能一层又一层积压在心底。

  所谓积劳成疾,日复一日的高强度工作、长期紧绷的神经线、不断累积却无处发泄的压力,这些对李克农的身体健康造成了严重影响。

  1928年,李克农从芜湖转至上海118图库118论坛,在潜入前,他做了一年多的地下刊物。由于条件太过艰苦,工作强度太大,李克农的眼睛出了问题。因为没钱去好医院找好医生,李克农的眼睛没能治好,一只彻底瞎了,另一只也需要借助放大镜才能勉强看字。

  大约30多岁时,李克农又患上了哮喘,不分昼夜咳嗽得不行。但当时正逢抗日的关键时期,李克农说什么都不愿意休息治疗,仍然坚持在隐蔽战线最前方。李克农与张学良秘密谈判,成功促成国共合作。他监听敌台10多天,识破了蒋介石重庆谈判的邪恶野心,让毛主席得以从鸿门宴上全身而退。

  1951年,李克农受中央委派,秘密前往朝鲜战场,坐镇后方指挥停战谈判。那期间,因为天霜地寒,李克农的哮喘和心脏病陡然加重,数次晕倒昏迷。中央派伍修权前去接替,想接他回国治疗。但李克农坚称“临阵不换将”,硬生生挺到了谈判圆满结束。

  从朝鲜回国后,李克农非但没有接受教训、给自己减压,工作狂状态还越发凸显。他一边继续主持着中共中央调查部的工作,一边尽己所能地帮助那些牺牲特工的家属,希望他们的家人老有所养,鳏寡孤独能受到照顾。

  1957年的一天,李克农突然在家中的院子里晕倒,头重重撞到石阶上。这一摔,李克农整整昏迷了1个多月,期间数次被下病危通知单,好不容易抢救过来。但即使如此,李克农仍旧没有选择休息,继续工作。而夫人赵瑛的病故,更是让李克农无限伤心、忧思成疾。

  1962年1月11日到2月7日,中共中央在北京召开了“扩大的工作会议”,又称七千人大会。当时李克农的身体状况非常差,但他还是坚持参加了会议。会议刚一落幕,他就不出预料的病倒了。李克农在家硬撑了两天。2月9日,奔波一生、贡献无数的李克农将军,因病去世,结束了他辉煌灿烂的一生。